风解秋|长弧月更

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伞修】平行 03

◇这周感觉除了作业就只有模拟考了。差点都忘了更新了。

◇突然发现自己漏了不止一个梗/凌乱

◇周更不解释。

>>>>>>>>>>

00【如果荣耀论坛里被腐女所统治·来自远方的一个梗·不算正文·不要问我名字为什么这么长·小剧场】

苏沐秋最近很郁闷,相当的郁闷。

他郁闷的起因是因为荣耀论坛里的一个神奇的帖子。


【高亮】我好像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1L  包治百病的王不留行

如题。最近重温了几遍全明星周末,然而,我却发现了一个好像很了不得的秘密!啊啊啊!我要出去跑几圈,你们不要拦我!!!

2L  呆若黄叽

2l!话说楼主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3L  一字流

……

7L  包治百病的王不留行

卧槽,一转眼前排就没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最近不是盛传苏沐秋大大要重返联盟吗xx我就把全明星周末重温了一遍。然而,你猜我发现了什么!!!【图片】这是大眼爸爸和高英杰小可爱PK后拍向观众的一个镜头,其中有两个人站起来鼓掌,当然啦,其中一个是喻文州大大。但!是!另一个戴口罩的人是谁?很好,让我们继续看。【图片】苏沐秋大大这是为数不多的几张公开照片。你!有!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身材是不是特!别!像!如果这算是巧合的话,下面这张图片是我上厕所的时候【这不是重点】在观众入口处拍到的。【图片】这是近照!!口罩已经摘下来了!是不是特别像苏沐秋大大!当然,有点模糊不清。但是真的好像是苏沐秋大大!

8L  手残党专用号

伪前。同2L

9L  韩队请收下我的钱包

hh楼上是穿越过来的吗。楼主的眼睛可真毒啊!

10L  呆若黄叽

卧槽,这么一说就好像跟最近盛传的苏沐秋大大复出的说法相吻合啊

11L  总有刁民想害朕

楼上+10086

……

111L  微草和蓝雨绝壁是真爱

……难道重点不是苏沐秋大大为什么跟喻队同时鼓掌吗

112L  腐眼看人基

我勒个去!我好像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嗷嗷嗷!我要截图!!

113L  荣耀是受

恍恍惚惚轰轰烈烈,整个帖我就服111L

114L  一字流

115L  呆若黄叽

……楼上你敢说两个字吗。话说我不服!喻黄才是真爱!

116L  包治百病的王不留行

这个楼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歪了……

117L  一字流

118L  一字流

119L  呆若黄叽

……你赢了@一字流


当苏沐秋看完整个帖子时,他表示这一定是个假贴。

他想了想,登陆了论坛账号,回复了一句。


569L  一叶知秋

……你们想多了,其实全联盟的人都看懂了王大眼的那场比赛。


然而,这却惹了一个大麻烦。


570L  包治百病的王不留行

卧槽!楼上好像知道内幕唉!快快!不要私吞!吐出来!!快大声地告诉我苏沐秋大大和谁有女干情!

571L  呆若黄叽

楼上+身份证号

572L  沐橙女神么么哒

求透+学生证号

573L  沉迷在喻队的手速中

求透+游戏ID

……


苏沐秋:……妈卖批。

他“啪”地一声关掉了荣耀论坛,并表示再也不想进这种鬼地方了。

荣耀完了,苏沐秋崩溃地想。


01【正文】

下雨了。

苏沐秋打开窗户,向窗外吐出一个烟圈。白色的烟雾渐渐消失在繁杂的雨幕中,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苏沐秋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死的是他,那么叶修会不会活得比他现在更好?苏沐秋不知道。

苏沐秋比任何人都要相信灵魂说的存在,但又比任何人都不相信。

这很矛盾,这不矛盾。

对于苏沐秋来说,他是无比的期望叶修的灵魂是真的存在的。这样的话,自己还可以知道他过得很好。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明知道是不可能,但他还是忍不住会想,会怀念。

人这一辈子很长,长到苏沐秋可以走完他和叶修两个人的荣耀,

人这一辈子也很短,短到叶修还没有走完属于自己的荣耀。

苏沐秋已经离不开一个名为“叶修”的牢笼。

就如同陶轩所说的,他一直都在画地为牢。

苏沐秋觉得这是对的。

牢笼外的风景很美,也有阳光,但是没有自己爱的人。

牢笼里只有自己和虚幻的现实。

触不可及。

我已经沦陷,沦陷在你的眼睛里。

你怎么忍心,只留下我。

日出已经不会再来,世界变为沙漠。

苏沐秋偶尔也会觉得自己不应该活在回忆里,如果换做叶修,以他的性格,只会把回忆埋在心里最深处。

但是苏沐秋做不到。

他不是叶修。

苏沐橙有时候也会劝他重新开始。

有用吗?

有必要吗?

苏沐秋不想再去想这些。

他不想,也没有精力再去想这些。他怕自己一停下来,就会发现自己的身旁早已经没有了当年那个张扬的少年。

转个弯我不回来。

哪怕知道终点什么也没有。

苏沐秋活得很好,他一直活在虚幻的现实里。

清明节前下雨总是会很让人难过。苏沐秋说,“阿修,你听到了吗?这是春天的第一场雨,居然在清明节前就下了。”他顿了顿,“你要是有空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嘉世门口踢馆去。叫他们随便把我的号转手。”

他的眼神闪烁不定,“明天我就去看你。你要是不生气了,有空也来兴欣看看我。”

雨声渐大,没有人听见他说的是什么。

02

陈果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苏沐秋一个人坐在一楼的电脑椅上。

“呦,你这是要去哪?”

“去扫墓。”苏沐秋回答说。

“啊?”陈果一愣,“去哪?”

“这可说不清了。”苏沐秋笑,“他家的祖坟?”

“啊,我去南山公墓。”

“刚好,我们一起去花店先买花。”

“唉?”

“那可是祖坟唉,老兄。”苏沐秋扶额,“难道旁边会有花店?”

“说得好像是哎。”


由于是清明,街上显得格外清冷。俩人进了一旁的花店。陈果挑了一束清明节常见的黄菊花。但是苏沐秋挑的却让她叫不出名字。

“这是什么花?”陈果疑惑。

“天堂鸟。”苏沐秋说。

“哦。”陈果点头表示懂了。

“我走了。”苏沐秋看见一辆车停在了花店的不远处,“下午见。”

“嗯,下午见。”

苏沐秋上了车,“好久不见。”他对叶秋说。

“的确很久了。”叶秋说,“等下我们先去把沐橙接过来。”

“好。”苏沐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花束,回答过之后便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陈果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南山公墓。

在车上她闲来无事打开手机百度了一下天堂鸟的花语。

陈果突然啜泣了一下,捂住了脸。

“怎么了?”司机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点难过。”陈果说。

“唉,节哀吧。”

问:天堂鸟的花语是什么?

答:现在的花语大多数是自由、幸福、吉祥、热恋情侣。天堂鸟——来自天堂之鸟,关于它的花语有好多的版本。有人说它是代表苦恋的花。个人觉得是这样。天堂的路自己好好走,不要忘记你有一个很爱你的人。这大概是天堂鸟最真的花语了吧。

03

“你退役了?”叶秋问。

“嗯。”

“想好以后干什么了吗?”

“唉唉,别这么早问啊。我答应你哥的事还没办完呢。”苏沐秋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着的风景说。

“苏沐秋,我们都放下了。你也该放下了。”叶秋平淡地说。

苏沐秋笑了笑,极为认真地想了想。“有必要吗?”他说。

车厢内陷入了一阵极深的沉默中,只有轻扬的音乐一直重复播放。

男歌手极富磁性的嗓音控诉着弃他而去的伴侣,在这种时候,倒也别有一番忧伤的韵味。

“叔叔阿姨什么时候去?”苏沐秋问。

“下午。”叶秋回答说。

“沐橙你不是话挺多的吗。怎么今天这么安静?”

“……这种时候让我说什么啊!”苏沐橙抱怨道。

“哦。”苏沐秋皱眉,“其实我觉得你安静的时候比较好嫁出去。”

“我怀疑你不是我哥。”

“好好好,我不是你亲哥行了吧。”苏沐秋摊手。

“走开。”

“到了。”叶秋停下车,“剩下的路我们走过去吧。”

“嗯,好。”苏沐橙说。她推开车门第一个下车,这使她没有注意到叶秋在那一瞬间红了眼眶。

04

苏沐秋蹲下,注视着墓碑上少年的照片。

他将花束放到墓碑前,上午九点的阳光晃得苏沐秋有些眼疼。

“我来看你了。”苏沐秋轻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退役了。”苏沐秋想了想,“当然不是真的退役。我还会回来完虐那些渣渣的。”

“我现在在兴欣网络会所,打算建一支战队。嗯,对了。那里有一个叫唐柔的妹子玩战斗法师玩得不错。当然没有你玩得好。不过,”苏沐秋不由得偷笑,“我把你从前码的攻略给她了。嗯,我相信你会原谅我的。”

“你要是想打我,我也不会介意的。”苏沐秋揪下一片天堂鸟的叶子,“讲真她技术还可以——当然没你好。不过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跟她PK一下,我一定不会押你赢的。”

“最近下雨了,你听到了吗?”苏沐秋说,“我突然想到一个词,夜雨声烦。对了,夜雨声烦你知道吧?就是上次我跟你提到过的那个。”

苏沐秋换了个姿势,轻轻的靠在墓碑上,头往后仰。“他的话真是太多了。不是一般的多。比沐橙的话还多。我觉得你们可以比一下垃圾话。”

苏沐秋闭上了眼睛,他好像感觉到叶修就在他的身边,听着他讲话。“我最近又想你了,特别特别想。”他说完这句话,沉默了很长时间。

苏沐秋轻轻的抚摸着墓碑边角上一行小小的字,由于刻上去的时间太长,这行字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是还能勉强看清刻的是什么——你已经长逝。

这句话是叶修葬礼那天苏沐秋偷偷刻上去,他觉得蛮对不起叶修父母的。

在叶修葬礼的那天,苏沐秋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亲眼看着他最爱的人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了这个墓碑。

苏沐秋给叶修的思念很小心,小心到不敢送叶修一束玫瑰,小心到不敢对叶修的父母说自己爱他。

苏沐秋不想给叶修的人生留下任何污点。有些事,只需要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告诉所有人。有些痛,只有自己懂得就可以了。

叶修就像苏沐秋心中的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当然,这个比喻很烂大街,但是苏沐秋还是觉得这个比喻蛮贴切的。

有人说,时间会愈合一切伤口。苏沐秋觉得,他宁可让这个伤口永远流血,这样起码还证明他爱过一个人,不,是一直都爱一个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挺矫情的。”苏沐秋说,“其实我大部分时候挺正常的,就是想你的时候可能有点那啥。”

苏沐秋不知道自己还该说些什么了。


“你哥还是那样吗?”叶秋站在一棵树下,问苏沐橙。

“嗯。还是那样。看上去挺开心的,其实特别难过。”苏沐橙说。

叶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时间到了,该回去了。”他说。


苏沐秋站起身,摆正了花束。“我回去了。”他说,“有空再来看你。你自己一个人要好好的。”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许抽烟。”

苏沐秋转身离开,站在树下的叶秋和苏沐橙让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十年前。

苏沐秋不敢再回头看一眼照片上的少年,他怕一回头,眼泪就会掉下来。

“走吧。”他说。


你那永不寂灭的灵魂,
穿过幽暗冷晦的永恒,
终于回到我身边。
你已埋葬的爱情胜过一切——
只除了,爱情活着的岁月。


未完待续.

p.感觉刀子撒的完全戳不中虐点,我可能是个假人。

结尾来自拜伦的短诗《你已经长逝》。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