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解秋|长弧月更

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叶修生贺/叶修中心】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29日16时

◇修宝生日快乐!秋弟弟生日快乐!

◇双叶亲情向,知乎体,文笔渣,ooc严重。

>>>>>>>>>>

提问: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顺带,感情好的兄弟姐妹长大后,关系会生疏么



9205 个回答   默认排序

>

fafa送给秋宝宝

我弟那王八羔子再不把手机还给我就揍洗他!

5061人赞同了该回答


泻药~

呐,现在我的状态和个性签名是一样的。我弟那熊玩意正霸着我的手机死活不肯还给我 : )

大概概括一下就是,有哥的妹妹像个宝,剩下的自己心领一下。

好吧,说实话我跟我弟的关系可谓是从小打到大的,现在我卧室墙上的那一行“xxx(我弟名字)是王八蛋”还没有擦掉。我弟是超生的,比我小两岁,我家里啊大概算是比较重男轻女的吧,什么都给他最好的,基本上啥事都不鸟我XD所以我小时候有点恨他吧XD

但是啊,在初三那一年,刚好我们学校周围有几个老是威胁学生要钱的社会青年。很不幸的是有一天因为布置考场的原因我走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完了很巧的是我碰到他们了XD我从来不带钱的,而且我弟这熊玩意估摸着肯定等我等烦就回家了,本来我以为会被他们揍一顿的。结果他们轮拳头的时候我弟就一下子冲过来了,轮起来板凳就砸他们,还说,“不许欺负我姐!”当然最后我没有太大事,他倒是挂彩挂得比较喜感,然后被我妈骂了一顿。

到高一的时候疯狂迷恋我男神叶秋(没错就是ID里的),是电竞的,虽然没有露过脸但是一叶之秋真tnd好看啊,操作也好啊,成功晋升成小迷妹了,我可以吹爆我叶谢谢。但是我学校是住宿的,啥活动都参加不了,想买个手办还得自个儿攒,非常悲伤了。然后我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也可能是他乱翻我手机来着,就自己省早饭钱在我生日那天给我买了个官方出的限量的一叶,讲真的给我的时候我才没有感动呢!!

啊,就差不多这样了。虽然我弟这玩意中二病很严重而且十分的傻,但是啊,我俩毕竟是姐弟呢。不后悔的。

ps.过几天就要是我男神的生日了,我先日啊呸先疯狂给他打个call,然后,叶秋生日快乐!!!



>

山僧不解数甲子

大声的呼唤我们的名字.

5196人赞同了该回答


不是太懂这个格式,看了看前面人的回答,应该先说谢邀?

在我谈这些东西的时候,刚好今天是我的生日,准确点来说,是我和我那个离家出走到现在不知道滚到哪了的双胞胎哥哥的生日。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大雨,但是我等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滴子也没有下。夜空看起来很平静,大概它内里也和表面一样毫无动静吧。

我爸按惯例每年都会在酒店请亲友吃一顿饭,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烟味,尤其是这种场合下,离我比较近的那些人都吞云吐雾的,呛得十分难受。所以我假借去洗手间到外面透一口气,才有空瞅见了这个问题,随便说点不知所谓的话。刚刚说到了烟,我哥那家伙在我最近见他的时候,身上也是那种味道,非常浓,熏得我恨不得把他拎外面暴揍一顿。其实现在,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这个用户还是和我哥一块注册的,都来自同一首诗。剪子包袱锤决定谁用哪句,只不过我运气不好抽中了这一句。另外,他那一句里面有我的名字,也算是一点点私心吧。

十二岁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在家过生日,吃完蛋糕他去和别的小朋友打游戏,我回了房间看书。本来一切挺正常的,只不过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哭了起来,他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我说,猫头鹰没有来。他嘲笑我都变成书呆子了。呵,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想揍他一顿,什么屁话,有他这么当哥哥的吗?

哦,突然发现这个问题问的是有兄弟姐妹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觉得谈一些日常大概就可以了吧?

印象比较清楚的,是不知道哪一年大年初一的庙会上,他突发奇想的想要金鱼,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卖的了,套圈那边的奖品倒是有不少金鱼。他拿了我们的压岁钱去套圈,花了四十块钱终于搞到了一条。那个时候他满心只想要那条金鱼,哪怕是离他最近的什么陶瓷制的瓶瓶罐罐都没有看一眼。要不是我在旁边跟老板说情饶了几个圈过来套了点别的东西,他就真的等于四十块买了条鱼。要是我爸知道我们一上午就弄了条鱼过来,我觉得他离断腿只剩下“·”这么点。

但是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这个人真的是这样,想要什么就一定要拿到手,我的确比不上他。就因为这点,他中考完直接抱着伟大的游戏梦想离家出走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蛮混账的。

我有时候也想像他一样。

十四岁的寒假最后一天,我躺在床上向天花板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我也并不清楚那是什么。外面汽车的灯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挤过来,直直的洇在墙壁上。我突然从胸口处涌出一股陌生的冲动,我想离开这里,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只是单纯的想要离开,想对既定的东西做出一点反抗。然后,这混账哥哥在中考完偷了我的行李,跑了。

我那时候想,如果再让我遇见他,我一定先冲他那张脸,狠狠地打一拳。管他长得跟我像还是不像,我一定要揍他一顿。

但是后来我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那一条金鱼到他走的时候还活的好好的,我在他走了之后把鱼缸搁到了我的书桌上,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喂一点鱼食,差点没把它给撑死。我们家从小开始养的狗小点一直对这条鱼虎视眈眈,我觉得它的目光里好像夹带了一点想吃的欲望。

十五岁的时候我一直坚信他会回来把这条鱼拿走,甚至还干过半夜不睡觉窝在被窝打开窗户准备逮他的事。结果人是没逮到,落下来了一个重感冒,被妈数落一阵,每天都要捏着鼻子灌下一大碗苦药。

到最后,那条鱼死了,他也没有回来。我把它埋在了后花园的一个角落里,后来我妈在那一块地种了两株月季,鲜红色的花朵。说不上太难过,也不是书里形容的那种内心缺了一块的空荡荡的感觉。只是觉得又少了一个与他有关的事物。

现在我已经二十一岁了,这二十一年来的人生我一直都按照既定的路线走,考上重点高中,考上好大学。好像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我一定要去做的事,十二岁的我没有等到霍格沃茨的猫头鹰,同理,2012年期待的末日也没有来。日复一日中,我似乎就这么一直过着,理想什么的都是已经定好的,也谈不上厌倦。我其实很羡慕他的,说实话。他有梦想,我没有。他可以为了梦想反抗,我没有,也不可以。

但是啊。

人的一生,既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好,也不是那么坏。*

这家酒店的冷气好像开的有点太足了,手指都僵了。

——————————————

为什么你们的重点都在这混账哥哥偷了我行李离家出走上??

底下那群嘲笑我的人是想干什么?

好吧,继续。

一开始发现他走了并没有什么恼羞成怒,只是感觉莫名松了一口气,好像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只有他才能干得出来。

我那一段时间才明白,这个世界断然没有什么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道理。也没有什么努努力就可以活成对方样子的道理,无论你和他长得有多像。

他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有时候我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过年,他总是犹豫很长时间然后说不回来了。

今年除夕倒是回来过一次,一回来就跟我爸吵了一架,妈在那里劝架,我在饭桌上一个人夹菜吃,看不下去的时候还帮他说几句。

我是做不到他这样的。

几周前坐计程车,碰到前座有个小伙子拿着iPad看某个比赛,声音不大,但我听的蛮清楚的。讲真的解说实在是太吵了,我往前面看了几眼,只看到了角色名和几句频道里的话,我有一种毫无根据的预感觉得那就是他。也许是双胞胎之间独有的心灵感应。回到家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放扔在门口,打开手机直接去查暗自记下来的角色名,一看到选手的名字我就知道是他了。从那之后我总是有意或者无意的搜寻关于他的讯息,或者暗地里屯点关于他的周边,拆开包装看两眼就扔箱子里也不敢再去看。

谁要理他啊。

有时候要是时间久了我甚至都快不记得我过这么一个混账哥哥,家里人也很少提到过他。也是啊,一个少年要是说为了科学为了音乐什么劳什子的离家出走还有情可原,他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又能算什么呢?

但是再怎么样,他也是我哥。

即使头脑会出错,但血脉绝不会。*

我在写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远处的雷声突然炸裂开来,大雨倾盆,从狭小的窗口看过去是一片模糊,连夏日的绿树都像晕开的水墨。该来的总会来的,无论你是欢迎还是不欢迎。就像那个时候他拿着我的行李离家出走的时候,我无论是愤怒也好悲伤也好,都不会躲过如同深入皮肉的竹签般刺痛的事实,我的哥哥,大概是丢下我了。

我知道啊。

我又想起来十二岁那年他把躲在被窝因为要做一辈子麻瓜而哭泣的我拉出来,带着满脸假装出来的劣质的不屑递给我一封信说猫头鹰带的信到了。其实那么丑的用虫子爬来形容都像是夸奖的英文字母,还有错误百出的语法,想想都是他为了哄我写的。

中二病晚期的时候我曾在本子上故作霸气的用烂的一比的连笔字写下,“梦也好,明日也好,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活着就好”。*

十四岁的大年初一,我一大早就爬起来写作业。老人说初一的时候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一定要出去玩,因为初一做什么,一辈子都得做什么。就冲着这句话,我那混账哥哥拉着我跑到了网吧开了台机子打游戏。过年的网吧里大多数都是拿到压岁钱愁的没地方花的小屁孩,夹杂在这一窝人中安静写作业的我简直是一股清流。那时候我想,要是这句话是真的话,我写一辈子作业可就好玩了。在人物死亡等待复活的时候,我哥突然说,“弟啊,你说我要是能打一辈子游戏就好了。”他看着灰色的屏幕,神色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认真。我做着五三,突然有一瞬间的惶恐,下意识的反嘲讽道,“得了吧,电竞都是有职业寿命的。”

不过,我相信他。

而现在,的确,他正在这么做。


回复

           一叶落知天下秋

          哟,没想到我在你心中这么伟大啊

          赞(621)·查看对话·更多

          山僧不解数甲子(作者)→一叶落知天下秋

              滚!



>

一叶落知天下秋

5003人赞同了该回答


上面的那个看起来通篇都在夸我的是我弟。

趁着休息的时间随便说点。

其实哥觉得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了,说实话他说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要不是他那个ID我还真认不出来写的是我。

去我家半夜拿东西的时候,没看见之前的那个鱼缸,我还以为他报复我拿他行李把鱼养死了呢 [烟.jpg] 毕竟他是养什么东西都能养死,养乌龟也能把乌龟养饿死的那种。

哥明明是,在为他这种离家出走的不合理情绪宣泄方式的后果做示范。

准备去翻窗拿东西的前一天跟C去吃早饭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老人卖青蛙啊乌龟什么的,突然想起来他平时也挺喜欢养这些小东西的,当然一直都养不活。考虑过给他带个试试,但很快就放弃了。我可不想在翻窗翻一半的时候有只青蛙从口袋里跳出来,会被那群老家伙嘲笑死的。当然想一想也对不起我高大上的人设,于是就这样不了了之。

后来拿完身份证要翻窗户走的时候,生出了一点点蛮对不起他的感觉,但很遗憾的是我没有带什么东西给他。摸了一下口袋刚好几天前刷副本用的账号卡忘了放家里,就搁他桌子上了,也不知道看见没有。

真快啊。

生日快乐,傻弟弟。

训练去了。


回复

       山僧不解数甲子

       没有看见!!

       赞(320)·查看对话·更多


-完-

*摘自莫泊桑

*摘自中岛敦《风·光·梦》

*摘自《被生命厌恶着》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