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解秋|长弧月更

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解辀】如何才能驯养一颗星星

◇辀辀生日快乐ww @钩辀云木/努力想要日更 

◇文笔渣,我收回不会ooc的话,当我没说过orz

>>>>>>>>>>

[我太年轻了,甚至不懂怎么去爱她。]



01

村子的西边有一条溪流,溪流里有一块布满青苔的石头。

石头觉得自己是一颗星星,虽然在这广袤无垠的宇宙中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一颗星星。

“别瞎想了。”水里的鱼抽动着鼻翼摇头晃脑地说道,“你只不过是水里的一块石头而已。”

“可是那不一样!”石头说道,“我会发光的!”

鱼说,“别傻了,那是天上星星的倒影。”

石头没有说话,他还是觉得自己一定是一颗星星,他坚信着这一点。后来他又觉得总是没有名字是做不了星星的,天上的星星都是有名字的,“你们就叫我风解秋吧。”他颇为愉悦的说,“那个过去经常来看我的人不是说过‘春风不解秋情’嘛,念起来很好听啊。”

只不过那个人很久很久都没有来了。

解秋在那一段时间很喜欢看日落,就那样浸泡在冰凉的液体里全身舒展着,看着那一轮最大的闪亮亮的发光体渐渐消失熄灭。

“你知道当一个人在感到很悲伤的时候,就会爱上日落。”解秋摇头晃脑地背诵出这一句,当然作为一块石头是做不出这个动作的,那就说是想摇头晃脑念出这一句吧。

“你知道吗?”解秋对他旁边的水草说,“有一天我看到了两回日落呢!”

水草说,“不是只有一回日落吗?”

解秋很骄傲地说,“月亮也落下去啦!月亮也是闪亮亮的呢,跟星星一……”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

那个人为什么还不回来呢?解秋想,我真的不是故意说他的,他为什么不回来了呢?

解秋就这样想着,看着太阳落下又升起,升起又落下,他还是没有成为星星。

广袤无垠的宇宙好像也不需要那么多的星星,少几颗多几颗都无所谓。

是啊,星星都那么多了,谁在乎呢?



02

“等到驯养了一颗星星,就可以离开村子了。”

钩辀在十二岁之前基本上听到的都是这些类似于劝告的东西长起来的,但是小孩子哪里会去管这些啊,最多也就是瘪瘪嘴嘟囔着“别人有了星星也不能出去啊”之类的话就疯玩去了。

钩辀在这一点上有一点不同,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时,他看着树林上系在象征界限的红丝线上的铃铛,问,“什么才能算是驯养呢?”

“其实大部分人都不能算是驯养了星星,对于星星来说,我们都是可有可无的人,换做是谁都可以。”印象里拄着一根稀奇古怪的拐杖的长老是这样说道的。

钩辀没懂,又继续追问道,“什么意思啊?”

长老用拐杖敲了一下地,沉思了一下又说道,“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的星星不是独一无二的,相对于星星来说,我们也不是独特的。有没有对方都可以活下去,所以不能算是驯养。”

钩辀还是没有懂。

十二岁之后便很少有人在钩辀耳边唠叨着驯养星星的事,这些事情像是一下子衰老了一般很少有人提及,钩辀做的最多的事除了学习之外,就是到村子最南边的山坡上看日出。很靠南边的那种,再往前几步就是红丝线和银铃铛。他坐在还有些潮湿的树桩上看着那一个巨大的火焰从东边一下子跃出来,很好看,映着他的眼睛里也是跳跃的火苗。

一次又一次的日出过去,时间就这样欢快的从缝隙里如同抓不住的鱼一样滑走了。



03

钩辀是在一次野餐的时候发现的那条溪流。

“你好啊。”他把手伸进溪水中搅动着,在春日里觉得有一点点冷。

“你好!”水草说,她有些高兴,因为很少有人来过这儿了。

“你好呀!如果你不想吃我的话。”鱼抖动着鱼鳍说道。

“钩辀辀你在干什么啊,肉快熟了!”银流羽拨弄着烧烤架上的肉喊道。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人,钩辀认得,那是银流羽的星星,叫云汐。

星星。

钩辀突然想到了那些所谓的‘驯养星星’的事,他从未相信过什么驯养了一颗星星就可以穿过界限之类的听起来都觉得是骗人的事。

“来啦。”他这样应着把手从溪水中抽出来。

“很久都没有人来啦,”水草很高兴,“我还以为这里也不让进了呢。”

“我想到岸上去!”很久没有吱声的解秋突然说,“我想见见他!我很久都没见到过人了。”

解秋这样想着,没有理会鱼和水草的取笑声,他小心翼翼的变成人的模样半个身子趴到溪岸上,溪水很浅只能没过腰身,他眨了眨眼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白色的衣裤因为浸了水的缘故黏在皮肤上,很不舒服。风一吹让他觉得有点冷。

如果直接打招呼的话会不会看起来很不讨喜?他这样思虑着。

“咦?”钩辀余光一瞥看见了一个白色的人影,“要一起来吃烧烤吗?”

“诶我吗?”解秋吃了一惊。

“是啊,需要我拉你上来吗?”钩辀走过来笑着说。

解秋懵了半天,犹犹豫豫地把手伸过来,借着钩辀的力翻到了岸上。“谢谢啦,”解秋有点不好意思,“那什么,我叫解秋,你呐?”

“我是钩辀。”

“啊那什么……认识你很高兴!”解秋觉得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在那一瞬间就崩塌了,愣了半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噗……要过来一起吃吗?”钩辀往前走了几步,指了指空地上的桌子。

“好呀,麻烦啦。”解秋走了几步,停在树林的阴影里面看了看空地上正午的阳光。

“愣着做什么?”钩辀看不下去,伸过来手,“难道还需要我们拉着小手去吗?”

解秋抓住钩辀的手,“当然需要!”然后跟着钩辀走到了空地上。

真好啊。解秋想。原先在水里的时候位置不好,只能看到日落的太阳呢。

“想什么这么高兴?”钩辀问。

“原来中午的阳光这么好看啊。”解秋说。



04

“想去看日出吗?”某一天的太阳还没有出来,树林里还是一片黑暗的时候钩辀突然来到溪流边这样问道。

“日出是什么啊?”解秋问。

“日出啊……就是太阳升起来,很好看呢。”

“比日落好看吗?”

“或许吧。”钩辀想了会儿,说。

解秋笑了笑,“那走吧。”

从溪流到南边并不是很远,钩辀提着灯笼走在前面,解秋跟在后面左顾右盼。“啊好无聊啊,你想唱首歌吗?”解秋问。

“我唱歌不好听的。”

“嘛,我才不信,你声音明明很好听的。”解秋撇撇嘴,索性大声唱了几句,“数千的风啊~反抗着~~即使是这样~也要活下去~~被弹开的瞬间~~释放彩……靠!”

“喂你看路……”钩辀一回头就看见解秋太忘我地嚎结果被石头绊了一跤,顿时整个身子往前扑过去,钩辀只来得及说了这一句话就被他扑倒了。

许久之后。

“喂……你还想趴多久。”钩辀无奈地推了推趴他身上不动弹的人。

“你身上居然是暖的!”解秋爬起来抗议道。

“……我们人体温都是比较暖的啊。”

“我都快冻死了好吗?!”解秋捡起来灯笼,居然还没有熄灭,递给了钩辀。

“坚持住,马上就到了。话说你们石头都是这么同类相坑的吗?”

“我不是石头!”解秋瞬间就精神起来了,“我是星星!”

“好吧好吧,你是星星。”钩辀这样说着,拎着灯笼加快了步伐,低着头剩下的路途中什么也没有再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没有生气吧?”走到山坡的时候解秋突然小声地问道。

钩辀有点奇怪,“没有啊。”

“那就好。”解秋看着钩辀吹灭了灯笼里的蜡烛,“太阳快要出来了吗?”

他把目光转向不远处的那一抹鱼肚白,那一抹白色在渐变的深蓝夜空中是那么明亮显眼,是天空中唯一的亮色,看起来触手可及。

“是啊,太阳快出来了。”钩辀说。



05

“辀辀你以后想做什么?”某一次的日出解秋突然这样问道。

“我想当一名医生,现在正在学呢。你呢?”

“我呀……”解秋大脑空白了一阵,“我不知道……我没有什么想做的。”他看着那一半的火红色的太阳,小声地说,“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好啊。”钩辀笑着回答道,“就这样每天在这里看日出吧。”



06

解秋拎着灯笼,那一个灯笼有一些昏暗,勉强能够看清楚眼前的路。他忽的生出了一种惶恐,握紧了挂着灯笼的竹竿直到指节发白。

还没有走到目的地就能够听到潺潺的溪水声,像是绵延不绝的低吟,再走近一些,月光照在波动的水面上碎成了无数块大大小小的光亮。

“晚好,溪流先生。”解秋说。

“好久不见了。”溪流的声音分不清从哪个方向传过来,也很轻微,若是风声再大些说不定还会被撕碎在风里。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星星。”解秋犹豫了半天,问出了这个问题。溪流先生是他所见过生活得最久的,解秋存在之前他就存在了,解秋觉得溪流先生一定知道这个答案。

事实上这些并不能使我好受一点,相反,我却因此更难过了。我觉得我若不是星星,这一切都好像是从时间的手里窃取一样,都是我不配拥有的。因为我明白,总有一天会有人厌倦,会背叛我,然后就把我抛弃了。我清楚的知道,我一点也不温柔,我既懦弱又狡猾多疑,只会伤害别人,这些东西说不定真的是我不配拥有的。只不过是假象,像是我对此的单方面祈祷,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像是梦,做一场就醒过来了,到头来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我觉得我学不会喜欢任何人,我只为我自己想,我的内心只想着我自己从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但可悲的是我也不喜欢我自己。

但是……这个世界我还是想……

“很抱歉,你不是。”



07

但是,这个世界,我还是想期待一下的。



08

“你真的决定好要走?”钩辀问道,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平静的异常。

“是啊,我想去外面看看。”解秋站在分界线的前方,在往前一步走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逃避了痛苦之后,依旧很痛苦啊。

“那会回来吗?”

“大概不会了。”解秋说。

“那……再见。”钩辀站在原地没有动。

“再见啦。”



09

事实上我只是一个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甚至因为害怕会被幸福所伤而率先推开幸福。我内心疯狂地渴求着这些东西,得到了手却从来学不会珍惜,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很可笑,很可悲。



10

“狐狸啊……”解秋站在溪流的另一岸,看着对面的银流羽。

“解秋我真想抽你一顿。”银流羽说,“但是回来吧,别让辀辀再伤心了。”

“不……你不明白……”解秋抱紧了肩膀,“我觉得我回去他以后一定会更伤心。”

“你在说什么瞎话?”银流羽看起来很震惊,“你不是说过只有他了吗?你还走?”

“我一定会让他失望的。”

“你什么意思?”

“我,”解秋笑了笑,“我不是星星啊。”

“你的脑袋难道是因为在水里呆久了只剩下水了?”银流羽发誓如果能过界限的话一定要先揍这个人一顿,“辀辀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啊!”

“可是——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我他妈一定会让你们失望的,我根本就不配——不配得到这些!”解秋觉得胸口处溢出了满腔的酸涩,他很想大哭一场,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好吧,我们都冷静一下,”银流羽深呼吸几口气,“你们对于彼此都是不可缺少的,你要知道这一点,辀辀从来就没有在意过你到底是不是星星。你好好想想吧。”



11

他说过,“即便知道总有一天会结束,宴席会散,会被伤得遍体鳞伤,但是还是会想面对这一切。那个时候,那种快乐的心情,至少是真实的。”

他说,“我只有你了,我不能没有你。”



12

“钩辀——辀辀——辀——辀——”

似乎有人在耳边拉长了声音喊钩辀的名字,很吵,钩辀睁开了眼睛刚一转头就被趴在窗台上的人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去外面了吗?”

“呀,”解秋换了个姿势把手肘抵在窗台上托着下巴,“这不回来了。”

“忘拿东西了?”钩辀随口问道。

“我能忘拿什么啊……我穷的连颗水草都买不起。”解秋很委屈。

“那就是回来了?”

“对啊,”解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回来啦,以后都不走了。”

钩辀难得有一些高兴,“不是说去外面不回来了吗?”他嘟囔着。

解秋咬紧了下嘴唇,“不想去了。”他说。

解秋又弯起手指敲了敲窗户玻璃,“一起去看日出吧!”

“好。”



-fin-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