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解秋|长弧

因为我一直都深爱着你

【吴叶】照夜白 03

◇持续自暴自弃洗粉,趁早取关,等比较好笑的段子的估摸着要六月份才会肝,先允许我矫情一下(≧▽≦)

◇文笔渣,ooc严重,私设如山,BUG非常多不用目测了。

◇传送门  01  02

>>>>>>>>>>

吴雪峰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准确的来说,是在深度睡眠的时候回忆往事。事实上他对于这种学术性的玩意儿也不是太清楚,但能明显的感觉到是处于深处的哪一段被丢到了废品站的记忆里。当然,也不免有一些梦境独有的无厘头。

可能是嘉世的哪一次庆功露天烧烤上也可能是比这还要早的面基会什么的,总之有这么一种熟悉的感觉。周围的人嘈杂得很,有挥舞着烤串模仿战斗法师发疯的,也有捧起半杯啤酒大喊着“给你奶一口”然后泼了出去的人。整个儿的属于一种群魔乱舞的状态。

附近的悬铃木因为搭建电线的缘故砍掉了上半截,望过去两排整整齐齐的跟柱子一样,像失去了头颅的僵硬直立着的士兵。新生的嫩绿树叶自整齐的切口边缘生长而来,万物复苏。微弱的炭火明明灭灭,像是早夭的太阳,几近看不见的红光闪映在眼睛里。

吴雪峰说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只能感受到指尖触到的玻璃杯冰凉粗糙的表面。不知怎的,周围总是莫名其妙的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金属撞击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神都待在这一个地方静止凝固了,总觉得是过了很长时间——也可能很短。

“……什么?”他听见自己这样问道。

“我喜欢你。”

周围由一开始的嘈杂变得安静,好吧,是大多数人都在憋笑,还有两三个人被啤酒呛了一口差点没被仁慈的上帝拖走。吴雪峰愣在原地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但由于梦不变的定理,他仍旧看不清楚所有人的脸。他并不能确定这究竟是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还是真实存在被模糊了的回忆,但总觉得很熟悉。

“喂你们……够了啊!”那人回头无奈的嘟哝几句。结果后面的人全都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笑的像是在练肺活量。等到那个面容模糊的人转过头来时,吴雪峰已经对所有事物变回清晰不抱希望了。但是……他却看到了叶秋的脸。

是的,是叶秋。

吴雪峰从内心底有一种不可置信,他混乱的思维中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是梦,什么都可能发生。况且从这种情况来说大概是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玩笑而已。他故作轻松的宽慰自己,倒是想起了一段往事。

虚弱的炭火突然发了疯似的沸腾起来,那样暗红的颜色晃了满眼,在眼中不停的旋转,燃烧,燃烧,燃烧。

吴雪峰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外面的雪总算是停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从窗帘的缝隙里犹犹豫豫的把头探进来,刚好照在吴雪峰的脸上,发着热。闭上眼就不是黑色了,有一点微微发红,和那个炭火是一种颜色。

叶修十分懒散的趴在沙发上下巴抵着双手手背,微眯着眼,前面电视上的动画片也不知道播到第几集了,又看见了那头嗷嗷乱叫的公狮子。

“你没睡?”吴雪峰从沙发上爬起来顺便扯了扯衣服被压皱的地方,然后发现因为睡姿太随性,左手已经完全麻了,不敢动。

“别提了,”叶修说,“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昏昏醒醒睡了一路,这次刚想着要看会天,结果眼睛一闭一睁飞机就到了。”

吴雪峰半晌没说话,觉得是叶修能干出来的事。毕竟叶修这个人只对自己十分感兴趣的事儿上心,其他的事主要取决于上天和外部因素,也闹过不打游戏的时候窝在家两天弄得陶轩差点以为他死宿舍里的乌龙。

“啊对了。”叶修翻了个身子仰面躺在沙发上,手背上因为下巴抵得久的缘故留下了一条红印,“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你个班翘得挺好啊。”

“搭伙的是我一老同学,”吴雪峰听出对方语气里面的戏谑,笑了笑解释道,“刚修完内测bug,惯例旷班庆祝一下。”

“……”叶修默,抬头看吴雪峰头顶上的一段窗帘间闪亮亮的缝隙,想了想说,“感情我大老远跑过来就在你家宅一天?”

吴雪峰总算听出了对方的话里话,“那我们出去逛几圈?”他揉了揉总算有所好转的手臂,站起身拉开了窗帘。突然倾泻的阳光晃得叶修睁不开眼,他默默地举起手背挡住眼睛,末了突然说,“别提了,我刚下飞机的时候看那么大的雪花,还以为你这儿也飘杨絮。”

吴雪峰说,“是有点像,原先还没发现。”

他想起来了。原先第二赛季霸图主场到Q市刚好摊上杨絮乱飞的季节,好巧不巧的是当时场地不远处就种了一片杨柳,随风乱摆的柳条看起来无比欠抽——因为他们敬爱的队长很不幸的对杨絮过敏。

年轻的队长刚到Q市一个小时多一点白净的脸上就冒了一片红豆豆,吴雪峰特地跑到商店弄了条白色围巾和口罩戴着,先挡一点省的之后更厉害。打完比赛当晚叶修就在旅馆里半开玩笑的抱怨说,“完了我这算是毁容了,陶轩的算盘别说落空了,怕是砸了。赶紧讹他点工伤钱。”

吴雪峰当时正用沾了药膏的一次性棉棒仔细地往叶修脸上抹,听到叶修这么说,皱着眉回应道,“别乱说。没几天就会好的。”

叶修觉得脸上又开始痒起来了,刚想伸手挠一看到吴雪峰的眼神就默默的放下了手,“万一呢?你养我啊。”

吴雪峰像是不经意“嗯”了一声,手没停,微凉的药膏涂抹在叶修仰起的脸上,有一些融化。叶修听到后愣了一下,之后就没再吱声,闭上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吴雪峰到卧室摸了一下昨天抽空挂在暖风机前面叶修的外套,发现已经干的差不多了。取下来到客厅发现叶修好不容易起来正坐在沙发上缓神,一把薅起来帮对方套上了外套,拉上拉链。最后打开大门目测了一下门前的雪,决定回来的时候扫一扫,然后回头看了还处于晃神状态的叶修说,“走吧。”



-tbc-

我不想说什么了,看不下去,没脸看。

 @某GH。 祝考试顺利!

终于记得艾特了/不是


【1811/21000】

还债之路仍需努力。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