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解秋|长弧月更

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伞修】反合作

◇机械与魔法向?人族与翼人的种族歧视战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눈_눈)
◇不是刀不是刀不是刀,文笔渣,ooc严重。
>>>>>>>>>>
01

“事实上只是看着有些吓人而已,”苏沐秋说,“其实一点都不疼,真的。”

少年背后的异常巨大的白色双翼此时满是血污,密密麻麻深刻见骨的伤口如同丑陋的蚯蚓,歪歪扭扭地被篆刻在他的背后,像是拙劣的简笔画。

“啧,看回家后沐橙怎么说你吧。”叶修在泥泞的布满机械碎片的小道上终于找到了一些勉强看起来可以止血的草药。他随意地打了一个响指,却发现自己的指尖只冒出了几颗微弱的火星。

“惨了,”叶修耸了耸肩,“为自己祈祷吧沐秋大大,我的魔法似乎又不管用了。”

“我靠!你能不能别总是在这种嘶——关键时刻坑队友?”苏沐秋欲起身却不小心扯到自己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怪就怪对面的那个大眼心太脏,把抑制剂放到烧瓶里。”叶修把草药揉吧揉把糊在苏沐秋的伤口上,“老实点吧,这里离大本营还老远呢,你要在乱动我们可就真回——”

“轰——”本来从声音上还可以判断距离两人很远的炮火中,却有一颗炮弹像是冲破了束缚直直的冲向两人所在的树林。离爆炸点比较近的树木全部被轰得东倒西歪,焦黑的树干上还飘着一股难闻的黑烟,从断掉的树干伤口处甚至流出了深红色的看起来像是血液的树的汁液。所有树木都不断的抖动着树枝用只有翼人才能听懂的语言惨叫道,“好痛!请救救我——”

“咳咳……沐秋?你没事吧?”在爆炸的前一刻苏沐秋就迅速的抱住叶修翻滚离开了所在地。

“还好……”苏沐秋扫开堆积在翼上的树叶树枝,扶着叶修的胳膊勉强站起。

他们的身上溅满了树木的血液,苏沐秋抽出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树木们的惨叫对于他现在的状态太过刺耳。

叶修凝视着被不断拉伸推进的战线,饱受炮火和机械摧残而变得焦黑的土地上被绿色的树叶和血液铺满,像是昂贵美丽的地毯。

叶修的眼神极为平静,像是所有的事都与他无关一般。

“一群疯子。”

他说。


人族付出了包容,拥有了学习。在很久以前人族实际上还很弱小,但从机械文明出现之后,他们的贪婪不可遏制的膨胀起来。

为了保卫大陆上最后一块森林,也是最后一块栖息地,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魔法,机械。

命运,真实。

道理,公式。

原因即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苏沐秋胡乱抹了抹脸上已经分不清楚是人族还是己族的血液。

翼人不敌机械文明的强势攻击,战线最终被推到了中央森林,也是翼人常说的大本营。

“喂,上次模拟练习你可没干过我呢。”叶修擦试着手中乌黑的却邪,说道。

苏沐秋笑着说,“这次一定赢你。”


02

“请救救我!!不要杀我!”

寂静的黎明被刺耳的乞求声打破,本来只是浅眠的叶修这下更睡不着了。他无奈地嚼着烟草站在树顶眺望着远处的日出,顺便活动了因为保持着一个姿势睡了一晚而有些僵硬的巨大的银色的翼。

他停顿了一会,张开双翼向远处飞去。

路过中央森林时,一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松树还是像原先一样自言自语道,“在心上穿了一个洞就活不了了啊,但是还是想拥抱,但是他的爱人已经死了。”

叶修没有停下来休息,他快速地飞过中央森林,跃过还是红色的溪流,穿过暂时休战的战场。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去哪。

他又梦见了苏沐秋。

“你这次还是没赢过我啊。”叶修说。


03

“老叶老叶你确定了吗?你真的要这样做?我靠你真是太疯了老魏都不确定的事你都敢做我说你简直是……”黄少天叽叽喳喳个不停,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麻雀转世。

“你太吵了,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以后都可能飞不起来了?”叶修说。

“我靠啊你还知道你以后飞不起来啊,那你还做什么奥术魔法,万一是假的呢?”

“呵,”叶修笑着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啧,我告诉你啊,这种禁术老夫就听说过,死了不能赖我啊。”魏琛在一旁翻箱倒柜的凑魔药制作要用的材料。

“好了好了好了接下来是啥?我看看……已死之人的一片羽毛?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玩意老叶你没有吧……咳咳”黄少天笑了还没一半就被迫堵在了喉咙里。他看到叶修取下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吊坠,上面是一片粘上了一些褐色斑点的白色羽毛。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这种玩意你怎么会有?我靠羽毛不是定情信物不能乱给的吗?”

“你能不能安静点?时间到了别叽歪了好吗?”魏琛终于配好了魔药,他扫了一眼残破不堪的书。

“开始了哈,上帝保佑阿弥陀佛。”


04

用梧桐的心,独角兽的眼泪,银杏的血,爱人的羽翼,

独角鲸的角为匕,

羽翼为心,

血为体,

骨为身,

操控时间。


05

“阿修。”


06

“所以你成功了?”靠着树干的少年问道。

“是啊,哥厉害不?”

“厉害行了吧。”苏沐秋说。

夕阳西下,残血的黄昏与闪现的炮火交织在一起,远处依然可以听见树木的惨叫和求饶声,几只飞鸟被惊起然后猛地被弹片击中,为黄昏再添上一抹艳丽的红色。

“沐秋啊,咱是不是该回家了,我可不能飞了啊,劳驾您带我回去?”

西沉的太阳将最后的光芒温柔地洒在一个人的银色的羽翼上,另一个人嚼着烟草,在夕阳下微微抖动着仅剩下的一只羽翼。

是残缺的。


-fin-

会被揍的预感/顶锅逃跑

评论(8)

热度(54)